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整形美容外科>> 唇腭裂专项 >> 正文

唇腭裂专项

一位兔唇姑娘的成长故事

【导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史,成长混杂着心酸、疼痛与欢笑。今天,我们一起来分享一位兔唇姑娘的成长故事。】


 我儿时的旧居旁有一座幼儿园,现已荒废,长满了枯草,可当时却“人丁兴旺”,隔得很远,都能听见里面传来儿童的嬉戏声。我是独生女,又是胡同里最小的孩子,没有玩伴,我便跑到附近的园子里凑热闹,不认识人,就傻呵呵地看着大伙在一旁玩叠罗汉、跳房子,一个个的下午就那么晃晃悠悠的过去了。

不满6岁的时候上小学,是因为升学人数不够补上的缺,入学那天下雨,我背着书包象模象样地挤在一大群高出我一头的学生队伍里,队伍往前行进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小路消失的尽头是我妈的身影,在雨中一直站着、看着……

多年以后,偶然听到她和人聊天提起此事还不免唏嘘,不住地说:不放心,不放心……我想她大约是因为孩子第一次离家,年纪又小,怕受人欺负,可显然,远非如此。

我自小爱看书,没事的时候,坐在小板凳上拿着课本一颗字一颗字结结巴巴的念,一年级结束的时候,已经成了班上认字最多的人。有一天看书,书里写一个小女孩自小兔唇,不被同伴接纳,回家诉苦,她的父母谎称是幼时的意外割破了嘴唇,安慰她,是他们的天使……看到这的时候,突然心里一惊,下意识地去看作者,居然是个外国人,可是这明明写的就是我啊,连故事都几乎一模一样,我拿着镜子照了又照,摸摸嘴唇上的疤痕,第一次,我知道这叫兔唇,也是第一次,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和我一样的人。

可是母亲告诉我的是另一个版本:我小时候很淘气,到处乱跑,看都看不住,有次撞翻了玻璃瓶子,不小心磕在上面,划破了嘴唇……

我用这个答案耐心地给每一个用异样眼光看我的伙伴解释,力图证明:我和你们是一样的,只是意外让我变成了现在这样。

整个少年时代,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同,我和他们一样吃饭、上课、玩耍,嘴唇上的伤疤没有给我带来任何生活上的困难,我学习很好,经常代表班级做演讲,老师夸我唱歌很好听,一度鼓励我报名参加“小白灵”……直到有一天,班上一群淘气的男生在我放学毕竟的小路旁将我堵住,冲我喊:豁嘴、豁嘴……和我一起回家的女孩们也被这一幕惊呆了,先是愣了片刻,然后突然像受了传染一样,不约而同地加入到他们的阵营,冲我喊了起来……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此起彼伏,我木木地站着,不知如何应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只能扯着嗓子冲他们解释:不是这样,我不是豁嘴,是被割破的,割破的……可是我喊的越卖力,他们笑得越起劲,还一个劲地冲我嚷:骗子,谁会信啊……然后又一阵嘻哈声传来,在恍惚中我看着那些女孩的脸片段式的闪过,那都是我原来最要好的朋友啊!我一路哭着跑回了家,仿佛过了很久,似乎还能听到身后传来的讥诮声和那一声声刺耳的豁嘴、豁嘴……

也就是从那一刻起,我开始清楚,原来母亲告诉我的只不过是个谎言;也是从那一刻,我明白了,儿童的无知给别人造成的伤害会是如此的残酷与彻底!

那是我童年的阴影,直到今天他仍然是我内心深处隐秘的伤痛,我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即使是最亲密的人;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变得沉默寡言,总是低着头,不敢正视别人的眼睛,直到现在,我仍然害怕见陌生人,害怕别人第一眼见到我时那惊奇的目光。

因为几乎没有朋友,我于是有了大把的时光看书,不闯祸、很安静,考试成绩总是牢牢占据班级前三名,我开始不断获得老师的表扬,有人慢慢愿意接近我,和我讨论问题,一起上下学……都是善良的人,一起在夏日大槐树浓密的树荫下做作业、捉蝴蝶,一起嬉笑打闹,一切似乎又恢复正常。我珍视和他们的友谊,因为太了解当你被世界上所有的人抛弃还有那么一些人愿意来到你身边,只是陪你坐坐这种情谊是多么难得,也在年少的心里模糊的体会到,当生活越是无情地伤害了你时,越要活出个样来给他看看!

我考上了当地最好的初中、然后是重点高中,看起来顺风顺水,继续做乖孩子、好学生,早熟、敏感,在身边人纷纷离经叛道的青春期依旧循规蹈矩像白开水一样温吞的生活,简单地一塌糊涂。不涂指甲、不逃课、当然更不谈恋爱,我似乎无师自通地学会了“存天理、灭人欲”,依旧一本本地看书,然后把无限心事写尽有限的纸张里,封锁起来,那就是我的青春。

其实,不是不想,是不敢。不敢脱离预定的轨道让家长担心,让老师失望,也因为,这么多年,学习是唯一能让我获得自信的事情,我用这种荣誉建立的自信来抵抗内心深处深深的自卑,也有喜欢的男生,不敢表白,不相信会有男生看得上一个有缺陷的女孩,害怕表白后看到他一脸讥诮的表情,就像当年嘲笑我的那群男生一样,于是,只能称兄道弟,把自己由姑娘硬生生的活成了一条汉子!

当年《粉红女郎》正热播,刘若英演的结婚狂一口大龅牙,总是不知疲倦地爱上一个个男人,迫不及待地要和他们结婚,又被他们一个个抛弃,背景音乐响起:我想我会孤单,这一辈子都这么孤单……看到这的时候,一阵毛骨悚然,下意识地觉得自己会不会也变得和她一样,天空越蔚蓝,越怕抬头看。结局是,结婚狂终于嫁出去了,而且是爱她的高帅富,当然前提是她出于善良搭救了一位富豪,富豪出钱帮她整了容,然后,她遇到了白马王子……现在看来,这个结局是有多么的安徒生话啊!

可是,当年我却执着地相信,只要做一个善良的人,就会遇到一个有钱人,然后他会帮我做整容手术,再然后……我等啊等,等了很多年,善良的都有点不耐烦了,可是那个出钱给我做手术的人还是没有来,生活除了告诉我姑娘你想太多之外,无它!

无聊的时候我会上网百度诸如“你会爱上一个兔唇女孩或是你会娶一个兔唇女孩吗”这样的问题,在千奇百怪的答案中哈哈一乐或者深深忧思,也有令人匪夷的问题比如“”你为什么不去做修复手术?父母都是吃屎的吗?”我想郑重解释的是,不是每个兔唇儿童都叫李嫣,不是每对父母有李亚鹏与王菲这样的财力。即使是最轻微的唇裂患儿也要经过至少三次的修复手术,且费用不菲,这对于多数普通家庭来说,并不是笔小数目。我从未埋怨过我的父母,因为他们在自己条件允许的范围内,已经给了我所能提供的最好的治疗与最好的爱,我试着想象母亲经过分娩的剧痛看到那样一个有缺陷的孩子会是怎样一种心情,她又是如何抵御他人的流言蜚语编织那样一个美丽的谎言来安慰自己的孩子……在成长的岁月里,我的父母赐予我乐观、积极、爱与宽容这些最美好的品质,即使生来带有缺陷,我仍然感激他们让我得以见识这样一个如此斑斓的世界!

 闲聊的时候,母亲有时也会严肃地问我:整容手术大概多少钱?我心里明白她是怕这道疤痕影响我找男朋友,于是也故作严肃的对她说:妈,得好好几十万呢,别想啦。看到她苦恼的神情,我反而会有种轻松感,至少面对这样一笔“天文”数字,她不会硬逼着自己日日操劳了。当然,也因为,我心里始终相信,如果一个男人能包容我的缺陷,那这样的男人或许才是值得我爱的。

有时,我也会问自己:如果此生都得不到爱情该怎么办?

有一刻我突然明白,并不是每个人在短暂又漫长的一生中都能幸运的获得爱情,那实在是件太奢侈的东西,你可以期待,但不能苛求,必须找到除爱情以外能让你双脚站立在大地上的东西,要认真对待当下的每一种感情,学会爱,并付出爱,到那个时候,也许就会知道,爱情并不是人生唯一的情感诉求!当然,情绪也会有反复的时候,午夜梦回,也会突然坐起,在孤零零的夜里一个人等着天亮天黑,日子不会因为你的喜悲变长或缩短,日日年年,给自己一个盼头。


       重要的是老天很早的时候就给了我一支笔,敲开了心灵通往外界的大门,这是不是一种幸运?!

还有,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一个和你不一样的孩子,请给他一个平等的眼神与和善的微笑;也请告诉你的孩子,看到那些嘲笑他人的人时,不参与也是一种善良。或许人生的第一课,就是学会爱与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