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医院文化 >> 散文随笔 > 正文

散文随笔

身边的感动

                       原 杰


当5月清澈的甘泉滋润着大地万物,

当5月和煦的春风温暖着无数生灵……

我们在这鲜花盛开的季节里,深情的回望,

是谁把党的健康关怀播洒在人们心中?

是谁让无数的生命起死回生,让天地动容?

是你,仁爱圣洁的天使,

是你,忠诚执着的卫士……

此刻,多少暖流涌上心头,

多少目光为你驻足停留?


思绪飘回北川,这个让人心痛的县城,

现场指挥的后勤部首长面色凝重,

总医院的医疗队员在与时间竞速,与死神抗争!

瓦砾中、危楼里……

展开一次次生命的大营救。

我听见了,听见了,听见你低声的呼喊!

你坚持住,坚持住,我绝不会丢下你不管!

楼体坍塌、大雨倾盆、余震不断……

你的呼喊是危难之际对人民子弟兵的召唤,

你伸出的双手是生死边缘对白衣战士的考验!

给氧、输液、腹穿……不管余震多么危险,

当唐雄这个在灾难中被埋时间最长的生命被成功地救出时,

他说出了第一句话——感谢解放军,我要入党!


还记得玉树那个藏族小姑娘巴丁旺毛吗?

从小就失去双亲的她一直与奶奶相依为命,

地震摧毁了她的家园、摧毁了她的身体、更摧毁了她的心灵,

她拒绝治疗、拒绝交流、伤口再疼,也一声不吭。

我可爱的姑娘啊,怎样才能让你那红红的小脸再绽放出笑容?

一声声赞许,一次次爱抚,一个个眼神,

让我用大爱为你重建最美的心灵家园。

仁爱的光芒啊,融化了小巴丁内心最寒冷的冰,

她用稚嫩的小手,献上洁白的哈达,

用刚刚学会的汉语说出了心中最想说的话:

解放军叔叔长命百岁!


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了初春傍晚的宁静,

“快,立刻组织抢救!”

一位名叫吴褔地的年轻战士病情危重,

挽救生命,伤情就是命令,

全院上下齐心协力,只为我的兄弟姐妹能重获新生,

复杂的病情,彻夜的守护,

白衣战士手挽着手,击退死神我们众志成城,

你醒了,在无数期待的目光中缓缓的醒来,

我笑了,在你醒来的朦胧眼神中浅浅的微笑。

你握着我的手,我拥抱你的心,

我们情同手足,我们亲如家人。


本该美好的童年,在他却如此的沉重,

离异后的母亲竟抱着两岁的他卧轨轻生,

母爱在火车的嘶鸣中苏醒,

他活了下来,却再也不能够行走。

无辜的生命,残缺的心灵,

哪里还能有再有妈妈的温情?

在这里,在这里,

我们都是你的妈妈,请你在我的怀抱里肆意的撒娇、顽皮。

让我为你换上新衣吧,遮住你残缺的双腿,

让我推你去天安门吧,看国旗冉冉的上升。

你用残缺的小手向国旗敬礼,在我耳畔悄悄叮咛:

妈妈,我也要当解放军! 和你永远在一起!


面对大灾大难,火箭兵彰显英雄本色,

身处平凡岗位,白衣天使履行使命忠诚。

呼吸内科副主任王英,一位善良勤勉的女性,

这位一个月仅仅查房就用去90个小时和行走将近70公里的十岁孩子的母亲,

用她精湛的医术治愈了无数的病患,

然而自己却因劳累过度,身患重病……

她无助、她绝望、她忍受着人间极刑般的痛苦,

她坦然、她从容,病人的企盼让她不能停止前行。

如果不能和别人比生命的长度,那就去比生命的深度和宽度吧……

这位平凡而伟大的白衣战士坚强地与病魔抗争,

用生命托举起生命,用忠诚书写着忠诚!

用大爱无疆丈量出自己神圣的生命长度……


83岁的离休老院长文凯明至今仍在出诊看病,

每天的公交车上,都会出现他瘦弱而单薄的身影,

他想患者之所想,急患者之所急,

常开出几毛钱的处方让他们惊讶,

他说,高于一切的是患者的需求,

为他们花去的每一分钱都要慎重,再慎重……

南丁格尔奖获得者李淑君,是白衣天使的骄傲,

每一位看到“李淑君护理组”的患者都会会心的微笑,

在看不见硝烟的战场上,

她把生命之光一次次点燃,

天使的双手播撒着仁爱美好的祝愿,

提灯女神的光芒驱散世间的阴霾寒流。


当然还有,还有……

当5月清澈的甘泉又一次滋润着大地万物,

当5月和煦的春风又一次温暖着无数生灵……

我们深情的回望——

哪里有生命的呼唤,哪里就有白衣战士的坚守!

一分希望,百倍努力;

拯救生命,不惜代价!

这是火箭军总医院人的坚定信念,

也是白衣战士对生命的最高追求。

我们在党旗下无悔的前行,

我们在红十字下庄严的承诺,

誓让神剑与白鸽共同翱翔在祖国的蓝天,

用青春和热血书写对党和人民的无限忠诚!

书写一条源源不断的,爱的河流……